【什么双臂】5年前捡放射源受害者:终身残疾 治疗花费几百万

   日期:2019-08-27     来源:扬子晚报    作者:网易    浏览:1455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王先生曾经是5年前一件新闻事件的主角——南京江北被“铱-192”放射源辐射的受害者。近日,王先生对紫牛新闻记者回忆了那时的经历。“其实当时有人看到我捡了这个东西,也知道有害,但一直没有说。我也不知道

王先生曾经是5年前一件新闻事件的主角——南京江北被“铱-192”放射源辐射的受害者。近日,王先生对紫牛新闻记者回忆了那时的经历。“其实当时有人看到我捡了这个东西,也知道有害,但一直没有说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怪只怪我当时捡了它,一切都变了样,可后悔有什么用呢?”

但令人欣慰的是,王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经过几年的治疗,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基本恢复了正常。“医生跟我说可以不用再吃药了。已经一个月不吃药了,现在感觉蛮好。以前不吃药,时常感觉到骨头疼,现在没有这感觉了。之前江苏省疾控中心来人用车接我去做检查,每年都这样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王先生说。

事件回顾:

丢失铱-192,87小时后回收

2014年5月7日,天津宏迪工程检测发展有限公司在位于浦六北路188号的中石化第五建设有限公司院内进行管道探伤作业期间,丢失用于管道探伤的放射源铱-192一枚,次日报警。此事一度震惊全国,引起了普遍的关注,扬子晚报当年也对此事进行了连续报道。


ntenteditable="false" id="netease1566877794234339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border-width: 0px; border-style: initial; border-color: initial; vertical-align: middle; max-width: 100%;" />

扬子晚报也对此事进行了连续报道

据当时南京市环境保护局发布的通报称,5月7日早上4点,天津宏迪检测公司在南京中石化五公司预制场,使用了一枚铱-192(2类放射源),作业完毕,收源时发生机械故障。现场工作人员以为源已回收,便携设备回公司。当8日晚上7点请维修人员维修时,发现内部没有放射源,当晚11:00报案,9日凌晨1点报南京市环保局。该局根据应急处置预案,以南京葛塘街道办事处为办公地,成立了由公安、环保、医疗、当地政府和相关企业领导及专家组成的现场处置指挥部,成立公安排查组、综合组、稳定组和技术组四个组,开展寻找丢失放射源的工作。

5月10日,江苏省环保厅调来的探测搜寻车辆经过一番搜寻之后,发现放射源位于中山社区梅王组附近,最终把放射源锁定在一所民房外面,随后工作人员在草丛里找到丢失的铱-192,这枚放射源在“失踪”87个小时后,终于被放进专业的设备中运走。

警方查明,丢失放射源铱-192事故,主要是天津宏迪检测公司4名工作人员违规操作和保管造成的,涉嫌危险物品肇事的4名相关责任人随后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。
3年花费300万元

因植皮后背一大半皮肤被切割

放射源铱-192丢失又被找到的过程中,南京市民王先生成了最大的受害者。他曾意外捡到了这个放射源,并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带回了家。因此,这个在他口袋里仅仅放了三个多小时的放射源铱-192,带给了他一场噩梦。

近日,紫牛新闻记者在南京市江北某社区的两层小楼里见到了王先生,王先生说,出事后,自己的身体落下了终身残疾,现在天气一热,做过手术的地方还是会很痒。但幸运的是,经过前后几年的治疗和康复,目前身体情况基本恢复正常。


ntenteditable="false" id="netease1566877794234640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border-width: 0px; border-style: initial; border-color: initial; vertical-align: middle; max-width: 100%;" />

现在天气一热,做过手术的地方还是会很痒

“两个月前不吃药,还感觉非常难受,莫名难受。上个月就缓解了些,这个月就不想吃药的事了。”见到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,王先生放下双拐,笑着招呼记者坐在客厅的桌子旁边。他说,感觉自己的身体已完全康复了。

王先生两年前出院后不久,紫牛新闻记者曾经采访过他,当记者说王先生比两年前精神多了的时候,王先生的妻子在一旁重重地拍了王先生的肩膀,略带责备地说道,“我说你还不信,这两个月你胖了不少,你看,连记者都说了。这都是我照顾得好,一步都不曾离开过你。”王先生的妻子说,这5年来都是她在照顾老伴。

“我被坑死了,哪里也去不了,想学人家出去旅游,也走不开。”她说,怕丈夫吃不好,自己如果出去玩了,怕他不能照顾好自己,不好好做饭,只能弄点汤饭吃吃,那对身体不好。

回忆起自己当初捡到那像一根自行车链条一样的铱-192时,王先生不禁唏嘘不已。他说,当时自己捡到后随手就放进了右裤袋里,因此他受辐射的就是这条右大腿。“里面还有30%的神经没有接好,这里面没有肌肉,全是骨头,原先的肌肉全被挖掉了。”王先生说,为保证以后不会出现瘙痒,医生又从他的后背割下皮肤,一针针“绞”在腿上面。同样,在他的左大腿内侧,也有一块面积十余平方厘米的皮肤被切割下来,“缝”在右腿上。


ntenteditable="false" id="netease15668777942352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border-width: 0px; border-style: initial; border-color: initial; vertical-align: middle; max-width: 100%;" />

王先生的腿上留下很多疤痕

紫牛新闻记者看到,王先生原先被辐射的右大腿经治疗后,除了有不规则的白斑纹外,还有的地方呈现出肉红色,与周围健康处的肤色相近。在割过的皮肤处,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黑色,背部有超过一半的面积呈黑色。可见割皮和植皮的面积不小,也可以想见王先生受了什么样的罪。

“当时医生说要把受辐射的肌肉全部挖掉,然后植皮绷在骨头上。”王先生说,当时在苏州的医院治疗一年多,就花费了近200万,后来转到南京江北一家医院康复一年多,又花了100多万,前后共耗时3年时间。

“割皮和植皮的地方现在仍然会因为天气热而痒,所以还是需要一直用耙子(痒痒挠)挠。”王先生说。

首次披露:当年有人知道辐射却没讲,

自己硬挺着没有锯腿

聊着聊着,王先生还是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,他说,自己最早在葛塘建筑队上班,后来建筑队散伙后,他开始到事发公司做保洁工作。

事发当天上午,王先生如同往常一样在工厂做保洁。“当时在地上看到像自行车链条一样的这个东西,我想捡回家,做个钩子挂在裤腰带上挂钥匙。”王先生说, “就半天,8点多上班,到11点多下班,我来家里了,掏打火机时想起了口袋里的‘链条’,就随手把它拿出来放在屋外墙角处。”


ntenteditable="false" id="netease156687779423514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border-width: 0px; border-style: initial; border-color: initial; vertical-align: middle; max-width: 100%;" />

王先生回忆如何捡到的放射源

据王先生回忆,当时是厂里一名年约40岁的男子把这个“链条”扔出来的,当时看到他捡的,但对方当时什么也没说。王先生怀疑他是知道“那东西”有辐射的,“据说民警找了多少次他都没讲,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。”谈起当时的情形,王先生还有想不通的地方。

“放射源铱-192是三天后,有关部门用机器在我家墙外面探测到的,当时机器‘唧唧’直叫。”王先生说,事实上,当有关部门发动力量到处寻找放射源时,他一点都不知道。“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这是什么东西。”王先生说,“链条”后来被收走,大概是四天后,他右大腿出现了红点点,像痱子一样,开始有点痒。痒得厉害了,王先生到葛塘卫生院检查,当时医生吓到了,就跟他说,不要回家了,有生命危险。

随后,相关医疗部门的人赶过来,直接用车将他送到苏州,连家人都不知道,还到厂里去找人。“当时等我吃晚饭,打电话我才告诉他们我已经到苏大附属第二医院了。”王先生说,最严重的是一个星期后,大腿开始出现溃烂,医院就做手术,人进了重症病房,当时快要吓死了,哪想到随手捡了个东西竟然遭此大难。

“为防止扩散,医生当时建议将从辐射处的大腿以下锯掉,我没有同意。医生又问要在身上挖皮,你还受得了,我说受得了,就签字了。”王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当时他非常瘦,身上没有什么肉,割皮只能选择肌肉多的地方,就是背部。

如今,尽管落下终身残疾,王先生的腿算是保住了,尚能拄着拐杖四处活动。


ntenteditable="false" id="netease1566877794235466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border-width: 0px; border-style: initial; border-color: initial; vertical-align: middle; max-width: 100%;" />

如今的王先生能拄着拐杖四处活动

每年检查一次

专家称目前基本没问题

此前紫牛新闻采访得知,当时王先生拿到的放射源“铱-192”用了70%,还剩了30%,这才使他活了下来。也就是说,当时的铱源已经历两个半衰期,活度为II类源下限,在完全无遮蔽的情况下,相距30米外,对人体不会造成伤害。但如果人近距离接触,情况就难以预料了。

江苏省疾控中心放射防护所余宁乐所长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刚刚带王先生进行过检查,基本没有什么问题。“我们每年会替他做一次检查,主要是看有没有延后效应,会不会因此有什么其它问题。”余所长说,王先生这个案例属于极为罕见的样本,所以才会如此受到关注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“铱-192”的早期近距离接触,因为局部放射剂量比较大,造成的溃疡可能会经久不愈,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,甚至需要采取一些植皮等方法才能治愈,因此王先生虽然留下了残疾,目前看来,恢复还是挺好的。
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五金资讯

0相关评论
Copyright © 2017-2019  全球五金网  版权所有  合作联系QQ:875001151

工商网监标识